慈善捐款怎么做会计分录(慈善捐款怎么做会计分录的)

志成会计 会计分录 2022-10-16 06:49 25

在深圳的Ella点了下手机,给在西北的孩子捐赠了顿营养午餐,这是她持续每周捐赠的第二年。

数据显示,近三年,每年有超过100亿人次点击、关注和参与互联网慈善,2021年通过互联网募集的善款近100亿元。比同期互联网公益筹款额增长了18%。

这些善款都去到哪里?有没有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都产生了那些真实的落地成效?公益组织是否将项目执行到位……

为了解决公众的这些疑问与完善透明公益监督机制,腾讯公益今年在99公益日期间,公开招募100位捐赠人担任“公益真探”,对平台公益项目进行抽样考察。

我们选择了三名普通的公益真探,从今年刚高中毕业的00后,到退休后重新开始公益“创业”的70后。在近30岁的年龄跨度中,跟随她们的视角去看中国互联网公益的变迁与进步。以下是她们的自述。

对公益的探索,

是我给自己最好的毕业礼物

公益真探:孙雨琦 19岁 刚高中毕业考入陕西师范大学

探索项目:长春心语志愿者协会 心语勤志少年奖学金

从市区乘坐一小时公交车后,就到了城郊安然兄妹的家。

安然的奶奶一早等在公交车站接我,如果不是老人家带路,我们一定找不到安然家的住址。

从公交车站到安然家,路变得越来越崎岖,周边的房子也越来越破败。从水泥路到石子路再到土路,可以想象得到,一到雨雪天气,安然兄妹的上学路会变得极为不易。

安然是我此次跟随心语勤志少年奖学金项目的家访对象,今年要上高二的他有些腼腆羞涩,与上初三的妹妹一同与奶奶生活。安然兄妹的父母在他们小时候时便已离异,并且都不提供经济支持,幸而奶奶身体还算康健,用做环卫工人挣来的微薄薪水,来将两个孩子抚养长大。

租住的房子基本没有什么家电,装置极为简单。不大的房子里装满了祖孙三人全部的家当。心语的勤志奖学金虽然不多,但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交流中孙雨琦得知,照顾好安然和妹妹,是奶奶近些年来生活的全部

从初中便到合肥重点中学读书的我,家境不算富裕,但父母给予我很多的爱,吃穿上没有过短缺,想要的东西只要合理基本也能实现。在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安然这样家庭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可以帮助到他,同时也不会刺激伤害到少年内心中的敏感。

见到我们来家访。安然总是不好意思地局促笑笑。许是年龄相差不大,在得知今年我刚高考结束填报完志愿,安然主动向我问询了一些高考志愿填报的事宜。

我所探访的长春心语志愿者协会,每年会在高考后组织报考志愿的讲座,请到一些专业人士给刚高考结束的勤志少年做填报指导。贫困有时候带来的不只是物质上的差异,也有信息上的,很多勤志少年身边没有可以指导的长辈,心语志愿者协会的帮助对他们来说是切实且亟需的。

孙雨琦在公益项目中

在一场带小朋友游学的活动中,我从观察者变成了参与者,负责一个红色景点的讲解。我觉得作为参与者可以更好的进行观察,也可以对公益组织拥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

在这场活动中,我结识了一位好友任昊天,曾经是勤志少年的他现在在西部一所重点大学就读。从小学三年级到大三,他的身份从受助者变为志愿者。心语组织对他来说,像是家一样的存在。

不少心语组织的工作人员笑称是看着他长大的,在心语长达十余年的陪伴下,任昊天从一个内向不爱说话的小男孩,变成如今开朗阳光的模样。上大学后的每年寒暑假,只要有空他都会回到心语,成为现在勤志少年们的阳光伙伴,将曾经接收到的善意,再一次传递下去。

物质的帮扶容易,精神的帮扶却难。心语组织的游学项目,可能是这群家境困顿小孩为数不多的旅行机会。通过这样的游学经历,可以扩宽孩子们的视野,帮助他们提升表达与交流相处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公益与教育有了更深的领悟与感知。

在公益项目中,孙雨琦为孩子们讲解知识

出发前,我在腾讯公益上仔细查阅了心语的财务披露。做公益的钱是怎么筹到的?这个钱的有没有花到点子上?财务做的明不明白?这些都是我关注的问题。

机构的财务人员大方的拿出账本给我看,并对我的疑问一一解答。具体到某一项的预算为什么是这样?以及项目结余的钱都去哪了等等,这加深了我对公益组织资金来源和使用的理解。

这次真探经历,让我更有力量感。当活动结束时看到孩子们的开心笑脸,我相信自己做出的努力,真的可以给世界带来改变。通过这个项目,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社会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孩子,也让我更深的感知到教育非常重要,还有很大的、可以进行完善的空间。

这场公益真探之行,是我送给自己的高中毕业礼物,也会成为即将迈入大学的我的公益起点。

我曾做过的公益,不是无用功

公益真探:Anita 29岁 大学期间做过志愿者,目前就读加拿大George Brown College 的研究生

探索项目:长春市广益社会组织发展中心 温暖吉林娃项目

作为一个做过几年志愿者的人,我一眼就能分辨出对方是不是真正做公益的人。有些人默默做事无人知晓,有些人打着公益的旗帜中饱私囊。虽然我一直有捐赠公益午餐和一些儿童保护项目,但其实对效果并没抱有太大期望,能把我捐的钱花一半在真正需要的人的身上,就可以了。

对公益失去信任,来源于我高中的一段经历。我所在的高中很好,但学费对于一些家境困难但成绩很好的学生有些难以支付。因此宋庆龄基金每年会定期给他们发放奖学金补助,去帮助这些困难家庭的孩子免除高中的学杂费等。

贫穷是无法掩饰的,所以班里哪些同学需要这份奖学金,大家心里都有数。但在发放时,多数获取资助的人却一些教师子弟与官员子女,这让当时的我非常不忿。也让日后的我在做捐赠时有一个担心,那就是我捐出的钱,有没有真正落到实处?

我自己是女孩,也心疼女孩,所以捐助的很多项目都想帮帮身处困境中的女孩,不论是营养午餐还是帮助农民工子女上学的项目,只要能帮到女孩们的,我都愿意捐款

壹基金公益项目留影

我捐款的平台很多,但腾讯公益是唯一坚持推送项目反馈的,有个项目甚至在我捐款2年后还持续推送。

当腾讯公益真探计划开始报名时,我便期待自己可以入选,很想实地去看下自己曾经捐助过的项目,我希望这些项目能够给某些群体或当地带去一些改变,让我知道自己之前捐赠过的钱款、做过的事情不是无用功。

这次我探访的项目叫做“温暖吉林娃”,是壹基金壹基金针对欠发达地区儿童的过冬生活和心理关怀需求而设立的“温暖包”计划。

虽然温暖包是冬天发放,但需要在入冬前几个月就做统计与家访,我跟随长春市广益社会组织发展中心的工作人员,去了通化市2所学校与几家立卡贫困户的家庭做回访。

Anita为探访公益项目做的笔记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在这次探访中,我的体会是不幸的家庭都是类似的。因为这些孩子的家庭多半是父母一方因病致残,丧失劳动能力,亦或是因为精神疾病没有劳动能力。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若想给孩子买件好的御寒衣物,可能需要家里卖鸡卖玉米才能勉强凑上。

温暖包里的东西很多,有御寒的冲锋衣、帽子、围巾、袜子、棉鞋,也有书包、彩笔以及口罩等一些用品。我摸了下发现质量很好,冲锋衣的制造厂家之一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波司登等大品牌。除此之外我发现,温暖包里“最没用”的兜兜玩偶,是最受小朋友们喜欢的礼物。

兜兜是一个毛绒袋鼠玩偶,也是温暖包的吉祥物。我看到有个小女孩拿上兜兜后就抱住不放,走哪儿都带上它。我观察到,她的家里没有什么玩具,这可能是她生活里为数不多的毛绒玩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如若遇到父母残疾的,这些孩子便需要早早干起家务。记得家访时一个小女孩很骄傲的告诉我,她可以自己刷碗洗衣服,要知道她也就才八九岁,小学二三年纪左右。这般年纪大小的孩子,可能很多都是全家宠在手心,更别提要照顾残疾父母或是做力所能及的家务。

Anita在探访公益项目过程中,与受助家庭近距离交流

还有一些孩子属于留守儿童,可能是父母离异,也可能是父母外出打工。在村里很少能见青壮年,大多家庭是“老少结合”,爷爷奶奶带着小孙女过。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家访的几乎小朋友都养了宠物,有小猫、小兔和小羊等等。有小孩把猫放在炕上与自己同吃同睡,她和奶奶没有自家的房子,一直租住在平房里。也许在物质上不富裕,但小姑娘有爱她的奶奶和小动物的陪伴,拥有着情感的富足。

温暖包每年都会发放,对于建档的孩子是每三年发放一次。随着大家对儿童心理关注的进步,温暖包也不断进行调整,有了人文关怀之处。比如不在衣服上印“捐赠”字眼,保护小朋友们的自尊心;比如文具套装里的剪刀,是塑料儿童剪,小朋友在使用过程中,不会伤到自己……这些细节我觉得做的非常到位,只有真正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思考,才会有这些用心的改进之处。

壹基金每年为受助儿童赠送“温暖包”,这是孩子们送来的感谢

我觉得孩子再小,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作为成年人,我们要对他们尊重和维护。在家访过程中,有个当地学校的校长陪同,在我们临走前,他要求小朋友给我们鞠躬感谢,并打算把合照发在学校公众号中。

说实话,这是我走访以来遇到最负责任的人。校长对孩子的家庭情况如数家珍,但可能在他身处的环境里,意识不到小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需要尊重。如果孩子大一点,上中学上大学了,可以在网上搜到自己受捐助的照片,以及同学都知道自己母亲是精神病,自己家很穷的情况,他能不自卑吗?如果是我的话,会心里很不舒服。

我希望大家在做公益时可以多一点人文关怀,当然这也是一个社会大环境的问题,需要我们每个人努力,就像世界上每一个微小而美好的改变,都离不开每一份对生活的热忱与善意。

退休后,52岁的我

开始自己的公益“创业 ”

公益真探:杨新花 52岁 九江市修水县暖冬志愿者协会专职社工

探访项目:广州市海珠区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 满天星公益图书馆

我今年52岁了,两年前退休时开始做专职社工。现在正在申请成立一家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社工机构,目前已经获批正在办理相关手续中。

县城里的社工资源,比不上北上广这种大城市。很多事情我们也没有经验,全靠自己摸索着来。

申请社工机构的原因,就是希望可以发挥自己的所长,多帮助到一些人。申请社工机构的条件之一是需要3名持证的专业社工。去年时我学习社工方面的专业知识没考过,今年打算继续复习。活到老学到老,我觉得自己需要迫切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为服务对象提纲更专业的服务。

我想做有关留守儿童阅读的社工服务,起源于我在农村看到的阅读室或者一些学校的阅览室,里面的书根本不适合小孩子阅读。虽然看起来书不少,但实际很多有关养殖或者成年人阅读的内容。甚至还有八九十年代出版的那些书,我称为“新的旧书”。

这样子的书屋就是一个装饰品,并不能真正让孩子去阅读,去从中获得一些东西。我小时候虽然成绩不好,但很喜欢阅读。父母也给我订《少年文艺》《儿童文学》这种杂志,从小养成了我阅读的习惯,让我从中受益匪浅,所以觉得阅读真的可以改变人和开阔眼界。

去很多困境儿童家中去家访时,我发现很多小孩抱着手机沉迷游戏。他对你去到家里无动于衷,你跟他对话,他会说“这个游戏不能退,让我打完。”本来中国的阅读力就处于相对较低的状态,农村就更低了,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

广州满天星项目的儿童读书会

为什么选择广州满天星这个项目,是因为我想学习他们打造流动儿童密集社区的社区公益图书馆的经验。此前我在九江市和修水县,只能自己摸索,但在广州,我看到满天星他们做公益是有体系的,让我得到很多借鉴之处。

最开始去的是他们直营的两家图书馆,其中有一家开业较久,约莫有四年时间。说实话,我对图书馆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它建在一个满是“握手楼”的城中村里。外面街道上乱糟糟的,馆内人也不少,不是我想象中安安静静的图书馆。

可能来之前。我心中会想这个图书馆借阅率有多少?每月新增读者有多少?此前做社工的经历让我心底对项目会有一个量化,比如有没有帮扶落实到位,有没有改善居住环境等等。但其实,阅读对人做出的改变,是无法量化的。

满天星公益创始人梁海光先生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告诉我,此前社区图书馆刚成立时,人们没有好的阅读习惯,会在馆里吵闹,甚至有小孩把书撕毁,家长在馆里大声聊天。但在日积月累的影响下,现在小孩与家长都会很注意安静与保护图书,并且每周末组织的读书活动也有很多家庭参加,他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改变。

我又仔细看了下,虽然第一眼觉得乱,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手捧图书,也没有人大声喧哗。图书也选择的很好,是真正受小孩子喜欢的那种。

在这里,我感受到,读书最好的状态是自由的,图书馆不应对读者有太多约束与限制,就像创始人所述,让小孩怎么舒服怎么来,我觉得他们是真正把人放在首位的,让小孩子参与读书活动,成为小志愿者参与到对图书馆的保护,让小孩子们成为图书馆的主人。

图书馆所在的社区,是广州偏城郊的城中村,开有很多服饰小作坊,不少居民的穿着打扮没有大都市的西装笔挺,很多都是从老家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来图书馆的小孩大多都是类似的家庭背景,家庭经济收入整体偏低。

图书馆周边有5所学校,约有9000多名流动儿童,还有一些“小候鸟”,就是寒暑假来到父母打工地,开学再回去的那种。

阅读给了这些原本寒暑假无地可去、可能在街上疯跑无人照顾小孩的一个安全空间。他们在这里写作业和阅读,在等父母下工时,可以读完一个故事或一本画册,丰富了原本贫瘠的童年生活。

“做公益不能抱有救世主的心态,我们就是去专注解决一个问题,比如满天星公益专注于乡村儿童阅读观念的推广”,梁海光分享的公益理念改变了我对公益的刻板印象。

梁海光还向我引用了一段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沈祖尧的发言:“我相信一所大学的价值,不能用毕业生的工资来判断。更不能以他们开的汽车、住的房子做标准,而是应以其毕业生对社会、对人类的影响为依归。”

阅读的陪伴可以改变一个个具体而微的个体。原本我计划是做公益图书馆,看是否能承接政府的公益项目,但现在,我想做满天星公益的酒流动书箱或童书乐捐的项目。这样一方面可以降低成本,一方面受惠更多的儿童,提高书籍的利用率。

要知道在我们那边,村与村之间间隔并不近,有次走访三个村落,就开了40多公里的路。小孩根本走不到很远的图书馆去借书和阅读,那我们就上门,让乡村小孩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到和城里小孩一样的阅读服务。

项目为孩子们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图书品类

做公益这几年,我发现小孩子其实对物质方面要求并不是很多,如何做好精神上的陪伴与帮助,我觉得阅读就是一个很好的窗口。关注乡村儿童阅读,是一个无法量化的项目,无法确定一个绝对的监督质询标准。但我希望自己可以学习满天星公益以创建阅读循环圈的项目实践经验,把人放在首位,去关注乡村小孩的成长与精神世界。

家里人非常支持我的公益“创业”。孩子已经成家立业,也不需要我赡养老人与照顾孙辈,现在就是我最好的时间。52岁的我是个老阿姨又如何?我不觉得自己比年轻人差多少,在公益这条路上,我还要继续发光发热好多年!

公益是用一颗心去碰触另一颗心,用一点爱去传递更多的爱。作为普通人,也许我们改变世界很难,但我们可以用爱心,去改变身边哪怕微小的一点。

目前,腾讯公益平台上有118610个公益项目进行公开募款,至今已有超6.35亿网络捐款人次,总捐款额超190亿元。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公益从单向度的捐赠,到账务的公开透明与进展的积极反馈,普通人也可以推动公益项目的发展,让善款真正发挥它的用处。

社会的痛点就是公益的起点,互联网公益打破了人群的壁垒与地域的隔阂,让公益变得更透明也更简单。第8个99公益日马上到来,我们只要迈出第一步,也许就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

觉得好的朋友,帮忙点下赞哦,感谢您的举手之劳!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